风险或集中爆发

2017-09-28 18:40

  银行理财纠纷案件频发,掀开了规模庞大的银行理财行业乱象的冰山一角,引起各方强烈关注。[

  2013年6月26日,江苏苏州数名客户身着白服,头戴高帽,身书“苏州工商银行理财欺诈”等字样,围坐在位于苏州市三香与阊胥口的中国工商银行苏州分行大厅里。[详细]

  近日,就在银监会因“华夏银行上海分行理财产品事件”而祭出重拳、大力整治银行理财业务的时候,又一桩银行员工私卖“理财产品”涉嫌犯罪的事件浮出了水面。[详细]

  银行将理财产品作为储蓄的替代品向客户出售,这些产品是短期投资,其回报率要比中国低得出名的银行存款利率高出许多。

  中国理财产品的销售一飙升,而人们对于中国理财产品的担忧也正在加剧,但人们对银行将出售理财产品获得的资金如何投资却所知甚少。我们几乎不知道资金到底流向何处,甚至不清楚到底有多少资金在流动。[详细]

  有一位名叫“虫子-PANDA”网友在微博说,“华夏银行门口一群人,喊华夏银行骗钱”,虫子还在微博后面配了图,显示出一群人聚集在华夏银行门口。据报道,这群消费者之所以聚在华夏银行上海嘉定支行门口,是因为他们从这家银行的理财经理手上,购买了一款名叫“中鼎财富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入伙计划“理财产品。这款理财产品承诺收益率达到12%以上,但是一年过去了,这款产品的收益率却不尽如人意,根本无法到期兑付。[详细]

  据人介绍,他们均是在2011年底到2012年初,经华夏银行嘉定支行濮姓理财经理介绍,购买了“中鼎财富”一系列理财产品。临近2012年11月25日,第一期理财产品即将到期的情况下,却发现理财经理已经被,到期的理财产品本息无法,于是开始聚集到银行进行追讨。对比人提供的各项文件,发现投资项目蹊跷连连,中鼎财富疑点众多,事情或已涉及到去年在河南发生的大案,而且本次人的资金流转均是在华夏银行柜台上完成,并非银行系统中俗称的“飞单”。[详细]

  通商国银旗下的这两支有限合伙制基金,募资过亿,缘何会到期无法兑付?有消息称通商国银及魏小琛都是马甲,幕后老板实际上是河南新通商投资集团的魏辰阳及其配偶刘昕,而以上理财产品募集的资金,并非是PE投资,而是被魏辰阳用于给自己融资。此说,同时亦被华夏银行众客户接触的一位律师。华夏银行嘉定支行众客户无法兑付的理财资金,是否与河南新通商投资集团有关系?上海的理财资金,到底是用在了股权投资,还是被河南新通商投资集团拿去还以前的债务?[详细]

  对华夏银行“违规私下参与推介该入伙计划”的说法及此后的行为,濮婷婷的丈夫许先生表示:“总行和分行层面不知道,也许说得过去。支行行长不同意,濮婷婷敢卖吗?产品销售期长达半年,不是趁行长出差时偷偷卖的。如果这不是支行行为,至少也是集体行为。”华夏上海分行行长:按法律程序承担应有责任与之前华夏银行不同的是,在华夏银行上海分行门口,华夏银行上海分行行长郑超对多位投资者称:“华夏银行会承担应有的责任,但是需按一定法律程序进行。”业内人士指出,这意味着银行很难承担全部责任。[详细]

  金华市三江街道三口村10多位村民1200万元的拆迁补偿款,用来购买工行“理财产品”,不料资金遭易手和冻结,转入工行前客户经理控制范围,至今仍有4个村民的400万元款项未追回。警方提供的最新情况显示,这800万元已经解冻,并退回到村民账户,另外300万元还在钮华的账户上。至于私下借给钮华的100万元,至今下落不明。值得注意的是,钮华销售“理财产品”的资金,为什么会出现在他个人的账户上,而不是村民们的名下,其中疑点重重。[详细]

  遭受损失的村民代表说,叫我们去起诉银行,告诉我们,单子是这个人伪造的,章是工商银行的章。这个章要6个人签字,2个人同时开锁才能拿出来,被他拿出来了。他说这个章是真的,可以凭这张单子起诉他们。另外,虽然当时签署的协议都是在银行窗口办理的,但村民代表透露,大家希望能调用当时的进行调查,但却被告知没有。村民代表说,银行的态度是叫我们走司法途径。我说我们司法途径走不来的,现在是连凭据都没有。银行,我们本来是正规窗口理财室签的合同,窗口里面对话问过的,都有的,但我们去调他们,他们说已经没有了,没有给我们保存。银行方面就是推掉,说不会存在我们工行帐号,你们不跟我们发生关系的,他说我们是跟他个人发生关系的。[详细]

  记者进一步获悉,在金华开会的浙江省银监局领导已看到上述报道,12月12日,金华银监局约谈工行金华分行行长,工行方面为此还准备了一份书面说明材料。至于客户尚未追回的400万资金该由谁,工行金华分行办公室主任邵格良接受采访时表示,要等司法部门作出结论后再确定。[详细]

  当事村民 (化名)告诉“我们的钱是工行的工作人员拿去的,我们总要向银行要的。我想要还的线万元一起还回来。”出面协调的人员没说银行一定会还钱,只说会协调,会处理此事。至于具体的答复时间,说,下周五前会给村民答复。“既然出面,我们总是相信的。”最后给自己的话做了总结。工行金华分行办公室主任邵格良告诉记者,是否下周还钱还不清楚:“我们一直在和村民做工作,也请村民等结果出来,会按照司法机关的处理结果来。”[详细]

  近期发生的银行代销理财产品违约事件,掀开了规模庞大的银行理财行业乱象的冰山一角,引起各方强烈关注。银监会开始“亡羊补牢”,紧急排查代销业务风险。银监会强调,要强化银行业金融机构风险意识,加强对非法集资、高利贷、骗贷等案件的防范与处置,严控外部风险传染,牢牢坚守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底线。[我来说两句]

  中信银行温州柳市支行一“高”姓员工,以一款“中信投资宝”的投资产品为名,诱使黄乐琴夫妇先后分12次通过网银汇款2400万元至其私人账户。目前该员工已经自首,机关正在侦查。黄乐琴夫妇已经起诉中信银行温州柳市支行,要求归还2400万元资金。[详细]

  20万元起的“汇益达I”理财产品收益率为6%、4.35%、1.2%三个档次。该产品的挂钩条件,要达到最高收益6%,就要挂钩期内欧元兑美元达到或高于期初价格的0.5%,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款产品其实主要是投资银行间的同业拆借、央票和债券回购。[详细]

  证大金牛增长账面浮亏一度近50%。金牛增长总的规模为4亿,也就是说,总的浮亏在2亿元。纠葛随之而来。围绕谁该为证大金牛巨亏买单,投资者、产品发行方建信信托、销售方建设银行上海分行私人银行部与信托资金投资管理方证大投资均各有说法。

  据报道,美资行Bernstein Research表示,属于股份制银行的内银如民生银行及招商银行,最热衷于销售理财产品,所承受的业务风险最大,预计若其中10%的理财产品“爆煲”(违约),两行的2013年全年盈利将会倒退达六成。

  银行将理财产品作为储蓄的替代品向客户出售,这些产品是短期投资,其回报率要比中国低得出名的银行存款利率高出许多。中国的银行存款利率由央行强制。中国理财产品的销售一飙升,而人们对于中国理财产品的担忧也正在加剧,但人们对银行将出售理财产品获得的资金如何投资却所知甚少。

  那些容纳了各种不同种类资产的金融资产通常会被归入“其他”类资产,这些金融资产会含有一些银行间贷款、少许外汇交易产品、或少量的结构性存款。“其他”类资产中目前正越来越多地着银行贷款,因为各家银行正纷纷寻求继续向储户提供高利息的途径,它们希望以此在非常激烈的客户争夺战中继续占据上风。今年5月,中国新发行理财产品募集的资金只有37.1%投向了“其他”类资产,而今年9月,这一比例已提高到51.1%。

  一家名叫普益财富(CNBenefit)的研究机构说,这些资金通常被投向六种不同资产类别中的一种,这些资产包括结构性存款、债券和银行间贷款、外币债券、企券、信贷产品和“其他”类别的资产。普益财富的最新数据显示,新发行理财产品所募集的资金目前有一半以上都投向了“其他”类别的资产。这或许是个问题。

  我们几乎不知道资金到底流向何处,甚至不清楚到底有多少资金在流动。此类部分投资于贷款的理财产品说明书通常不会说明哪些企业会得到这些资金,甚至不会说明这些企业到底属于哪个行业。产品说明书不会说明通过销售理财产品所募集的资金到底有多少会流向贷款。历史表明,不透明的金融市场很容易被人。理财产品发行和还款的管理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相关的信息披露不足,而且很多资产和负债大部分时间计入表外项目。

  中国银行董事长肖钢曾指出,目前银行发行的“资金池”运作的理财产品,由于期限错配,要用“发新偿旧”来满足到期兑付,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根本就是一个‘庞氏’。在一定的条件下,投资者一旦失去信心并减少他们的购买或退出理财产品,这样的击鼓传花便会停止”。